中文版  English

维德法律服务中心>动态与分享 > 微信公众号文章
一次协助朋友反家暴的经历

【编者按】

今年春节前夕,一位参加过维德反家暴TOT工作坊的朋友,得知自己认识的一位年轻女性还有她四个月大的孩子受到家暴,在维德反家暴群里提到此事,希望能得到一些建议。群里来自不同背景的伙伴,尤其是资深反家暴专家冯媛老师和鹏星家暴防护中心的同事,立刻回应并给予了细致的指导建议及文书模版。这位女性最终推动当地警方针对施暴者出具了“家庭暴力告诫书”。

 

我们想说,家庭暴力不会因为普法培训和个案干预而消失,但这样的努力会为受家暴影响的人提供更多社会支持,使受暴者有能力越来越快地终止暴力,无论她选择离开或是不离开。

 

 

 

本文转载自“鲸渊”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zsoRCz7zr_fX2BJSzQyQFg

 

事情发生在年前的一个上午,我正在上班,偶尔也会看看和朋友们的共同群,我发现一件严重的事情,我的朋友小张,她遭遇了家暴。她的丈夫不仅打了她,还打了不到4个月的婴儿。

 

她给我们看了身上的照片,伤痕累累,她还提到,在怀孕期间丈夫就曾打过她。

 

说实话,我跟小张并不熟识,虽然在一个群里,平常聊得也是非常尽兴,但是我们连彼此的微信都没有,平常的交叉话题也很少,曾经她宣布要结婚,我也未曾极力阻止过,毕竟生活都是自己的。

 

但是这一次,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觉得我一定要做点什么。也许是想起了我曾经参加过的两次反家暴培训,也许是听闻朋友说看到小区里家暴也无能为力,总之,我生出了一种勇气,决定做点什么。

 

小张现在的状况比较糟糕,自己一个人带着不到半岁的孩子,住在婆家,丈夫家暴,婆婆助纣为虐还怪她“不懂事”,附近没有什么亲近的朋友。我想小张最亲近的应该就是我们群里的这些朋友了。

 

 

我一边安抚她的情绪,一边问她:你报警了吗?

 

她说,我报警了,但是警察说这是家事,不立案。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反家暴法颁布不到两年,普及程度相当之低,更别说小张身在的某省 Z 市县城了。

 

还好我之前参加的反家暴活动还留下了微信群,于是我立马去群里求助了律师和为平(一个服务于妇女权益的NGO)的冯媛老师。

 

律师们的态度是一致的,一定要报警也有律师提出可以在微博上戳当地的政府官方微博。

 

冯媛老师的建议非常仔细,她说一定要打110,要求警察管这件事,如果不管的话起码要记录下来,或者去派出所坐着不走,总之一定要记录下来。或者抱着孩子去县妇联,要求妇联协调警察给对方给出告诫书。

 

我把这些都告诉了小张,她答应了,我还提醒她,可以打 12338 妇联电话求助

 

为了更好地督促妇联能帮到她,我上网查了 Z 市的妇联机构,只查到市区有某社工机构,但是也处在联系不上的状态。

 

一位律师告诉我,她查到了Z市S县(也就是我朋友小张所在的地区)前两年成立了社会工作服务站,有7名社工,也许可以提供帮助。我在网上找到地址,发给了朋友,问她认不认识这个地方,她说认识的,我告诉她这是离你最近的求助地点。

 

另一方面,我的朋友在指导下终于推动警察做了记录,也联系上了妇联,向警方要告诫书,警方却说,没有开过,不知道怎么开。

 

这是第二大困难,还好群里热心的律师发给我了各类文档,包括《依法处置家庭暴力案件执法》《家庭暴力告诫书样式》《家庭暴力危险评估量表》若干资料,已经足够清晰和丰富了。

 

我这时加了小张的微信,把这些都发给了她,告诉哪一份可以直接打印告诫书,哪一份可以拿给警察看作为执法的依据。

 

她说警察让她拿着法医鉴定书去公安局做伤情鉴定,双休不上班。我说好的。

 

我问,告诫书开了吗?

 

她说,我还没看你发的东西,警察说没开过。我怕她看文档太耗精力,直接摘抄了这些给她。

 

鹏星家庭暴力防治中心的指导:

一是坚持。不要指责警察,态度要温和,立场要坚定。很多告诫书都是在受害人、妇联的坚持之下才拿到。

二是教。有的警察并不了解告诫制度,那么就需要耐心“教”警察怎么做。所以我们最好随身备好以下材料:

《家庭暴力告诫书》(可事先准备空白表和电子版,以防对方没有模板;也可以建议警察向上级领导部门索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给警察看第十五条到第十七条);

《广东省公安机关反家庭暴力告诫书制度工作指引》(找当地的指引)

三是寻找支持。可以寻求相关支持,比如找更高一级领导出面协调。

四是举报。如果出警民警在家暴事实之下执意不配合,不肯出具告诫书,可以记下对方警号,找上级领导机关举报,也可拨打12389举报。

 

 

 

小张似乎情绪好了一些,她说,开了以后他再打我,他就惨了。

 

我看到文档里还有《人身安全保护令》,于是问她要不要开具这个,小张摇头说,不必了,告诫书就够了。我问,这样就够了吗?

 

她说,够了。你真厉害。

 

我说,不会,只是普通人。

 

 

现在小张虽然下定决心离婚,但是仍然没有付诸行动。她依然住在婆家,但是丈夫已经不敢打她了。但是小张也有很多其他的烦恼:比如说婆婆仍然对她有些奇怪的要求,自己和宝宝感觉都非常压抑。

 

小张把每天带宝宝出门的时间,自称作“从监狱出来放风”。

 

我没有催小张什么事儿,还是一起吐槽她的婆家,在群里讨论买的新衣服,还有春天现在开的花。

 

换作往常的我,我肯定会说一定要离婚,一定要弄死渣男的话。一次真正的协助朋友反家暴,让我觉得这事儿还是远比想象要复杂。没有立即离婚也不是不勇敢,冲击的事情太多,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超人一样处理得好。

 

我们都是普通人,脆弱,犹豫,痛苦,迷茫…但是很高兴,有这么多人和机构是这样的有力。

 

感谢深圳市福田区维德法律服务中心、为平的冯媛女士和鹏星家庭暴力防治中心的大力帮助,原文链接我也会放上依法处置家庭暴力案件执法指引的文章。

 

同时推荐这部贯穿全篇插图的,以反对家庭暴力为主题的日剧《直美与加奈子》。

 



原文链接:http://u.eqxiu.com/s/BssTSpc8?eqrcode=1&share_level=3&from_user=6b343f21-825c-4291-a2b4-c32ca4df9646&from_id=8923bc4e-3c30-475a-bd4c-d3a0cc7e0170&share_time=1521010779366&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