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维德法律服务中心>动态与分享 > 微信公众号文章
维评丨律师为什么会为坏人辩护?
 
 
 

让法律为每一个人服务

【维评】专栏由维德中心志愿律师组成评论团,就社会热点问题撰写原创法律评论文章。

 

2016年底,历经三年的努力,拿到了一份无罪的终审判决。被告是一名韩国人,因为强制猥亵妇女罪一审被判有期徒刑,上诉后被发回重审,重审一审被判无罪,然后检察院抗诉,但二审维持无罪判决。

 

这个判决出来后,发到了朋友圈和博客里,得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法律界的朋友表达了祝贺,而另外一些朋友却愤怒地指责我:怎么能为做了这样坏事的棒子辩护?

 

 

言外之意:彼时,反韩情绪高涨,韩国人是坏人,做了强制猥亵的坏事,坏人做了坏事,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而不应该为其辩护脱罪。

 

我是一名刑事辩护律师,在平时的执业过程中,经常会听到这样的指责:干嘛要替坏人辩护?

 

 

什么是“坏人”呢?

 

“坏人”并不是一个法律概念,这是一个情绪化的称呼,带有严重个人感情色彩,完全是凭个人好恶来进行评判。

 

简单地说,对自己不好的或违背自己喜好的就是“坏人”。因此,评价“好人”和“坏人”并不是用公正客观的标准。

 

 

其实,律师不是在替“坏人”辩护,而在替人辩护,“坏人”即使坏,但他首先是人,他应该享有人的权利和尊严。现实中办案单位常不把“坏人”当人看,剥夺他的诉讼权利,甚至会造成冤假错案,所以刑辨律师是在保障“坏人”做人的权利。

 

在刑事法律中,没有“坏人”和好人之分,只有犯罪人和非犯罪人的区分。《刑事诉讼法》第12条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在罪”,因此,每个人在未经判决前都是无罪的。

 

在刑事诉讼中,个人是在和国家对抗,处于明显的弱势。这时就要增加一股第三方的力量来和国家力量进行抗衡,律师就充当了这样的角色。司法机关不但要证明被告有罪,还要依照法定程序来证明。

 

现实中,一旦抓了人,就会被认为是有罪的,想方设法地把有罪的证据往身上安,这叫有罪推定,但依照法律,任何一个人,在未经法院判决前,是无罪的,这叫无罪推定。简单说,这个人是不是“坏人”,是不是有罪,该不该判刑最终是法院说了算。我们不能用感情审判来代替法律审判,被告真有可能没做坏事,而被人诬告。

 

所以,在法院作出判决前,谁也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坏人。 即使这个人真的犯了罪,也要通过公平、公正的法律程序来确定。就算被判死刑,也要让他自己死得明白,更要让围观的群众觉得他死得其所、死当其罪、死有余辜。

 

去年平反了不少的冤假错案,比如说聂树斌,1995年被执行死刑,当时的他一直被认为是“坏人”,他的家庭也被钉在了强奸杀人的耻辱架上。2005年,王书金交待了被害人是他强奸杀害的,才有人相信聂树斌有可能是被冤枉的。

 

2016年,聂树斌最终被确定无罪,才被平反,这时大家才知道,他不是“坏人”。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这十多年来,律师们前赴后继地不懈努力,聂树斌能被推翻“坏人”的标签吗?

 

 

人们常常把律师和医生并列在一起,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在接诊一位病人时,并不知道这个病人的身份,也不知道这个病人是不是真的有病,得了什么病,病情到了什么程度?医生不能以什么都不知道而拒绝治疗病人,医生在治疗的过程中,才会逐渐了解到这个病人的真实情况,通过各种检查,找到病因,对症治疗。进而病人被治愈,医生得到职业认同,实现设立这个职业的目的。


 

律师也和医生一样,只不过,医生面对的是病人,律师面对的是所谓“坏人”。医生不能拒绝病人,律师也不能拒绝“坏人”。律师通过与“坏人”的接触,通过阅卷,了解案件的程序和证据,对照法律规定来检查案件事实,看这个“坏人”和办案单位的所做所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最终通过法院来确定“坏人”有罪并确定刑期或无罪释放。

 

所以,律师为“坏人”辩护是职责所限,是法律规定,是保证他做人的尊严和权利,是以看得见的方式来让 “坏人”承担他应当承担的责任。

 

 

 
 
 
 
 
 

翟振轶   资深刑事辩护律师,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经济犯罪法律部副主任,第十届深圳律协刑事诉讼法律委员会、公益委员会委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