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维德法律服务中心>动态与分享 > 微信公众号文章
维评丨Wephone开发者自杀事件的法律思考(上)
 
 
 

让法律为每一个人服务

 

随着 WePhone 开发者苏享茂的纵身一跃,翟欣欣的“名声”迅速超过马蓉,甚至有网友造出一个新成语:“欣欣像蓉”。信息爆炸时代个人事件可以秒变为全球事件。在不断发酵、扩大的翟欣欣“风暴”中,两位当事人的感情往事、生活作风、家庭情况等个人隐私也不断呈现在大众的视线中。人们抱着不同的心理、不同的情绪,对案件不断探究、曝光、推测、臆断,而后根据自身的经历为事件标注不同的韵脚。最后该事件或作为严肃的社会现象进行讨论或成为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有律师因为代理翟欣欣而惨遭广大网友的唾弃。本文仅从该事件中提出两个相关法律问题供大家共同探讨。

图片来源自网络

 

隐私权保护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界限

随着“苏翟事件”从私人领域进入公共领域,广大网友的“人肉搜索 ”、各新闻媒体社交网络的披露和评论及苏享茂家人对翟欣欣个人信息的披露是否构涉嫌对翟欣欣个人隐私权的侵犯?网络信息的提供者或者评论者是否涉嫌非法获取或侵犯当事人信息的刑事犯罪?当事人个人隐私权的保护和刑法上的非法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属于什么关系?隐私权的保护范围和保护方式有哪些?能否通过刑事手段来达到保护当事人隐私权的目的?

 

要界定公民隐私权保护范围和保护方式首先要厘清隐私权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概念。隐私权问题虽然较早被美国学者提出并研究,但针对隐私权的概念目前各国学者并未达成统一认识。

 

美国学者威廉﹒M﹒碧尼指出:“隐私权可表示为人格权或人的尊严,一个人的私生活受到侵扰,未经当事人同意而将其肖像、照片、姓名等个人信息向公众发表,并使其感到精神不安、痛苦、羞耻或惭愧,即为对其隐私的损害。”

 

日本学者前田雄二则认为隐私权是一种保护公民个人私生活秘密的权利。

 

我国著名学者张新宝教授则认为:隐私权是公民依照法律享有的居住不受他人侵扰以及保有内心世界、财产状况、社会关系、性生活、过去和现在其他纯个人的不愿为外界知悉事务的秘密的权利。

 

王利明教授在其主编的《人格权法新论》一书中认为:隐私权是自然人享有的对其个人的与公共利益无关的个人信息、私人活动和私有领域进行支配的一种人格权。这种观点已被不少学者所认可,并被许多论文和著作所引用。

 

隐私权在我国《宪法》第 38、39、40 条中就针对公民的人格尊严、住宅、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权等方面做出了明确的规定。在我国的《刑法》中虽没有对侵犯公民隐私和隐私权作出直接规定,但是刑法的 245、246、252、253 和 254

条之规定均体现了刑法在保护公民隐私权方面的立法精神。在我国的《民法通则》中虽然也没有提出隐私权保护的明确条文,但对公民的人格尊严进行了保护。在我国现行法律中,只有《侵权责任法》第二条明确规定了民事权益范围中包含了隐私权。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是指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情节严重的行为。信息是公民的个人隐私,未经允许不得随意侵犯。如今信息时代发达,公民的个人信息很容易泄漏甚至被侵犯。法律规定了公民应该享有的各种权利,他人不能轻易侵犯。然而一些人为了利益或是其他会侵犯公民的个人信息,构成犯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在刑法第 253 条之一中有明确的规定。

 

苏翟事件已经突破了传统隐私权概念的外延延伸至网络隐私权。网络隐私权目前还不是法律术语,也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网络隐私权外延的延伸导致对隐私权的保护范围也作出相应的变化。对侵犯隐私权的保护方式可以通过追究其民事侵权责任和打击刑事违法犯罪来达到保护当事人的目的。

 

目前网络上各种对翟欣欣个人信息的披露是否构成对翟欣欣隐私权的侵犯?是否可以如其代理律师所说通过追究刑事责任来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图片来源自网络

 

这个不能一概而论。首先,依据传统隐私权理论,翟欣欣是普通公民,享受隐私权。如果翟欣欣有证据证明他人对其个人隐私信息进行了泄露,有权通过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但由于网络社会新闻的爆炸,某些普通公民的个人事件迅速发展为公共事件。其公民个人隐私权保护范围也应当作扩大解释。

 

其次,当公民的个人事件扩大至公众事件,公民个人隐私权的保护和公众的知情权如何界定?笔者认为在网络信息时代普通公民的个人事件如果扩大为公众事件其个人隐私权的保护可以比照公众人物,其对应普通大众网名有知情权。其个人事件已经通过网络的迅速传播演变为公众事件,普通公民也可以参照对明星、官员等公众人物隐私权的保护,涉及一部分公共利益和社会道德评价,因此普通大众有享有一定的知情权

 

因此,只要普通网友大众不是以贩卖或者非法获取当事人的个人隐私,只是 “人肉”搜索出当事人的某些真实信息供他人对所涉事件进行评判,便不构成对当事人个人隐私权的侵犯。判断是否构成对当事人隐私权的侵犯,要看获得信息的动机和目的及是否造成严重的后果。如果对个人信息的公布造成了主体权益、人格、尊严的严重受损,或是个人社会信誉的严重降低,且具有非法获益的目的,可以被认定为侵权,严重的将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刑事犯罪,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类似于苏翟事件的真实新闻报道,和大众的知情权相呼应,当事人负有容忍的义务。

 

未完待续,下篇将讨论婚姻家事纠纷和刑事犯罪的界限。

 

 
 
 
 
 
 

许波    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主要执业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刑事辩护、民商事诉讼与仲裁、地产和地产金融、公司全面法律风险防控体系建设等。

 

易燕    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要执业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刑事辩护、公司投融资、公司收购并购、公募私募、劳资争议、公司股权纠纷、合同纠纷及商事仲裁等。

 

李晓鹏  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成员,主要从事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刑事辩护、民商事诉讼与仲裁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