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维德法律服务中心>动态与分享 > 微信公众号文章
维评丨“刺死辱母者”案背后,法院不应忽视高利贷“红线”
 
 
 
 

让法律为每一个人服务

 

【维评】专栏由维德中心志愿律师组成评论团,就社会热点问题撰写原创法律评论文章。点击“阅读原文”申请加入评论团。

 

 

 

近日,山东聊城的“刺死辱母者”案成为舆论热点,追债者用极端手段催债,最终被追债的青年于欢用水果刀捅死了其中一名追债者——当时,他正在羞辱于欢的母亲。

该案一审判决于欢无期徒刑,舆论一片哗然,但我们在讨论于欢量刑问题时,更该关注到背后酿成悲剧的“极端追债”问题。

 

 

“刺死辱母者”案:

对方行为构成绑架、抢劫的可能性问题

 

山东聊城“刺死辱母者”案,一审审判的问题很具体:对诸多关系到定罪量刑的重大问题,未予查清、评判。

 

大体而言包括:

 

 

 

1、对所谓“讨债”行为,尤其是对超出36%年利率限度的利息,以涉嫌犯罪的方法讨要的性质问题,没有合理评判;

 

2、未评判苏银霞、于欢母子所受侮辱的程度:对方不但当着苏母子播放黄色视频,并以辱骂、抽耳光和用鞋子捂嘴等长达近一小时,苏志浩甚至褪下裤子,用生殖器打苏的脸、往苏嘴里塞;

 

3、对警察到场后四分钟即出门,由此造成非法侵害状态仍在持续这一事实,未予合理认定;

 

4、对警察出门后,对方继续阻止于欢离开,乃至殴打于欢,而于欢持刀警告后,对方仍凑上去这一情节未予合理评判;

 

5、对对方11人的数量优势以及在本案判决前被指控涉黑这一关系到不法侵害危险程度的情节,也没有评判。

 

总之,对这些关系到定罪量刑的重要情节的有意无意的忽视,让一审判决具备了全部被以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错误问题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查明事实后改判的“资质”。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办公楼(右),于欢及其母亲曾在这里被催款团伙控制、侮辱

图片来源:《南方周末》,王瑞锋

 

善意地理解,本案一审未认定于欢正当防卫,除了对到场但未履行职权的民警赋予太大意义外,恐怕还有法院对在非法拘禁、强制猥亵、侮辱的情形中,对正当防卫限度的特殊考虑在。

 

在社会的一般判断中,对苏银霞、于欢母子的强制猥亵和侮辱,已经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程度,但对法院和一些法律人来说,羞辱毕竟不在进行时,而非法拘禁的危害程度毕竟有限,正当防卫之说有些牵强。在谴责“忍着”的反人性要求和“理性”的苛刻标准时,则难免遇到“情感归情感,法律归法律,这是正道”这样的回应。

 

但本案对方主要行为的性质,真的只有非法拘禁一解吗?

 

 

对方对苏银霞、于欢母子的行为,

至少构成非法拘禁罪,但对方行为存在评价变化的可能

 

该案中,苏银霞、于欢母子人身自由所受的限制,时间上虽然是六七个小时,但因对方实施殴打、侮辱,显然已构成非法拘禁罪。

 

至于对方索要钱财,则因高利贷的存在,根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似乎也应在非法拘禁的范围内:

 

根据《刑法》第238条第3款,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非法拘禁处罚;最高法院2000年7月13日《关于对为索取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拘禁他人行为如何定罪问题的解释》则规定,行为人为索取高利贷、赌债等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以非法拘禁定罪处罚。

 

那么,是否只要有债务因素在,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就只能以非法拘禁评判呢?

 

张明楷教授对此持否认态度,对于索要不正当债务,他认为:“行为人为了索取不正当债务,使用暴力、胁迫或者麻醉方法将债务人作为人质,要求其亲属偿还债务的,或者将与债务人有共同财产关系、扶养、抚养关系的第三者作为人质,要求债务人偿还债务的,需要根据对被绑架人的人身安全与自由的侵害程度判断是成立非法拘禁罪还是绑架罪。

 

这是因为,刑法第238条第3款使用的是‘非法扣押、拘禁’概念,因此,超出非法扣押、拘禁程度的行为,即使存在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依然可能成立绑架罪。例如,对于为了索取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但不以杀害、伤害等相威胁,生成只要还债便放人的行为,已认定为非法拘禁罪。”反之,“以实力支配、控制被害人后,以杀害、伤害被害人相威胁的,宜认定为绑架罪。”(张明楷:《刑法学》(第五版))

 

该案中,即使对苏银霞的强制猥亵如周光权教授所说与强奸类似,也因“债务人”是苏银霞,“讨债”是向她本人提出的,因此也和绑架无关;于欢被扣留,显然是为了给其母苏银霞增加压力,但殴打和侮辱行为,是否到了可以认定绑架罪的程度,争论肯定不小!

 

但如果这里的所谓“债务”,超越“法律不予保护”的界限,而被法律直接给予否定性评价呢?

 

 

法律赋予借贷方对超过年36%的借贷利息的返还请求权

意味着本案中不存在“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

对“讨债行为”法律评价应同步变化

 

可以说,之所以会出现刑法第238条第3款将可能符合绑架、抢劫罪构成要件的行为,作为非法拘禁处理,而在人身自由和财产权保护上出现限缩,体现的是法律对某些私力救济的接受和对失信行为的责难。

 

而根据前引司法解释,这样的平衡也及于讨要高利贷、赌债等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的情形:一些债务虽不受法律保护,但对于不守信和置自己于赌博、高利贷等高风险情境,法律同样以收缩保护予以责难。

 

但法律的这种收缩是有限度的:不但当使用的手段严重侵害人身安全和自由时,应以重罪评价;而且,当所讨之“债”严重超出合理限度,乃至被法律给予否定性评价时,也存在对人身自由和财产的保护恢复到正常程度的可能。

 

该案明显符合后一种情形,即法律对人身自由和财产的保护应恢复正常水平。

 

36%年利大限与返还请求权意味着什么

 

根据2015年9月1日起实施的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6条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31条规定:“没有约定利息但借款人自愿支付,或者超过约定的利率自愿支付利息或违约金,且没有损害国家、集体和第三人利益,借款人又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出借人返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借款人要求返还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除外。”

 

这意味着,对于高利贷利息,法律上不再是被该司法解释废止的1991年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的保护(不超过四倍银行同类利率)和不予保护(超过四倍利率)的两分法,而是有了保护(24%年利以内)、不予保护(24-36%之间)和“反向保护”(超出36%)三类。

 

不予保护即意味着成为自然之债,虽然失去法律强制力的保护,但如债务人自愿给付,则无权要求返还。而15年司法解释的“反向保护”则意味着,法律强制自然债务归于消灭;即使举债人已自愿给付,其也有权以不当得利为名,请求法律的强制保护。

 

法律在这里表现出的,是对超过必要限度的高利贷的绝对否定,以及对可能被高利贷纠纷过分搅扰者的救助:并不任其淹没在丛林中。

 

 

追债经常出现在门口泼红漆的情况

 

那么,在对超出36%年利的利息赋予债务人返还请求权的情况下,还能认为存在“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唯有如此,36%和返还请求权才有价值。

 

法律既然平掉了这里的债务,因法律、自然债务存在而对人身自由、安全和财产权施加的限制,也应相应地予以恢复。否则,继续依照“事出有因”的标准,不但等于放任债务人被丛林规则宰割,付出不成比例的自由与安全代价,而且使15年司法解释对高出36%年利的高利贷的严厉否定立场成为空谈!

 

由非法拘禁转向绑架、抢劫的可能性

 

“刺死辱母者案”,虽然135万债务主要举借于2014年,但案发于2016年,不但月息10%且案发时以还本付息共计254万(184万元+70万房产),均远超出36%年利的限度。

 

也就是说,该案不再适用存在“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的情形。相应地,对方上门逼取财物的行为,应以保护人身自由、安全和财产权的刑法正常标准讨论。

 

在不存在债务的情况下,对方11人为向苏银霞索取财物,对其实施暴力,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只是未遂而已;在其子于欢的情形,既符合这种抢劫未遂,也符合绑架构成要件:存在利用苏银霞对儿子安危的担忧,将于欢置于实力控制下,以对苏银霞形成给钱的压力。

 

以从高利贷限度入手,认为对方超越非法拘禁而可能构成绑架罪、抢劫罪的粗浅看法,已经遭到了几位同事的反驳。

 

但至少,在15年司法解释的背景下,在以“讨债”为名进行的非法拘禁,存在超越非法拘禁而成为绑架、抢劫的可能。

 

当民法已绝对否定了高出36%年利的高利贷利息时,刑法也不应继续维护超过这个限度的高利贷丛林。

 

违背“欠债还钱”、“愿赌服输”生活规则和破坏社会信任固然不值得鼓励;但过度以“事出有因”之名,放任公民的自由和安全受制于丛林规则,不但是不成比例的,而且无异于充当丛林的保护伞。

 

 
 

任星辉  山东昌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维德民间法律援助热线:4000-343-580

为外来务工人员、职业病患者、家暴受害人、未成年人、残障人士、慈善组织等提供专业免费法律咨询

接线时间:工作日9:00-18:00

合作/建议/投诉:info@probonochina.org

【维德咨询热线】告诉你一个必存号码,拿走不谢!

 
 

维德社会组织法律体检项目

为填写《社会组织法律体检自查清单》的社会组织,出具一份量身定制的法律体检报告,帮助社会组织了解了其机构是否存在法律风险与隐患,并为合资格的慈善组织提供后续法律服务。

【维德社会组织】来做一个法律体检吧!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