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维德法律服务中心>动态与分享 > 微信公众号文章
维评丨准备结婚的要注意了,“婚姻法24条”的新补充你真的了解吗?
 
 
 

让法律为每一个人服务

 

【维评】专栏由维德中心志愿律师组成评论团,就社会热点问题撰写原创法律评论文章。点击“阅读原文”申请加入评论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中,第24条关于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的条文一直受到争议,因为该规定造成了一些离婚后“被负债”的情况,根据媒体报道,近年涉及到第24条的案件数量激增,呼吁完善第24条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日前,最高法对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作出补充规定,在该规定上增加两款,自2017年3月1日起施行。那么,补充规定出来后,将带来什么变化?

先看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而根据最高法新发布的“补充规定”,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夫妻共同债务分为真实债务、虚假债务、违法债务。下面,笔者将从法律规定、法院审查重点、举证责任的分配来分析一下补充规定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划分。

 

违法债务即新增条款规定的“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违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第三人主张的,法院也不予支持。对于违法债务如果产生争议的是夫妻双方,举债方以个人名义举债后用于个人违法犯罪活动,举债人就该债务主张该债务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法院不予支持。举证责任在未具名举债的夫妻一方。

 

如果发生争议的是夫妻与第三人,同样夫妻一方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所负的债务不受法律保护,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举债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法院亦不予支持。鉴于举债一方必然不会承认自己所举债务系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同理债权人肯定不会承认其知道对方借债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出借款项(或者是为获得高额利息而放贷),无法要求不承认该事实的人去证明其从事了该事实,因此,举证责任无疑落在了未具名举债的夫妻一方。

 

虚假债务即新增条款规定的“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虚构债务同样不受法律保护。虚假债务争议的焦点是债务的真实性,如争议双方为夫妻,则根据最高院的通知,法院要注意依职权查明举债一方作出的有悖常理的自认的真实性。

 

如果争议双方为夫妻与第三人,根据最高法院的通知及记者问答,法院需综合判断债务是否真实发生,防止仅凭借条、借据等债权凭证就认定存在债务的简单做法。最高法院的通知显然提高了对法院的审判要求,加强法院审判案件时对债务是否发生、如何发生进行更深入的调查,竭力还原事实的真相;但是法官是人不是神,真相已逝无法还原,只能努力接近真相,在审理案件时法官也只能凭借在案证据来断定债务的真实性,此时对证据的要求更严格、更严密,又由于消极主张的一方(主张该债务为虚假债务一方)很难去证明消极事实的存在,则自然会要求主张债权真实发生的一方提供更多的证据

 

真实债务又分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与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债务由夫妻共同承担,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债务由举债一方承担。根据该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原则上“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真实债务的争议焦点为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若争议双方为夫妻举债方与夫妻未具名方,通常由夫妻举债方证明该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证据不足,则其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

 

如果争议双方为夫妻与第三方,第三人作为债权人只需证明该债务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对于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责在夫妻未具名一方,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不用承担责任。未具名举债一方不能提供证据,但能够提供证据线索的,法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进行调查取证,对伪造、隐藏、毁灭证据依法予以惩处;未经审判程序,不得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可见,对于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总的举证责任在于未具名举债的夫妻一方。

 

综上所述,最高人民法院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作出的补充规定及通知,虽然对夫妻共同债务进行了划分,但是实操中举证责任依然加重在未具名举债的夫妻一方,而大部分法院审判工作中也已经是基本适用这种规则(证据规则)。

 

从立法的本意而言,天平的一方为夫妻,一方为债权人,似乎法律在倾向于保护债权人,然而,恰恰也反映了法律相信“夫妻同心”。

笔者认为,且不论如今社会道德沦丧的种种表象,婚姻作为利益交换的筹码,夫妻之间互相算计,但是,对外夫妻依然是一个整体,法意以假定夫妻关系和谐为前提,法律规定通常情况下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是一种善法,同时也有效遏制了“假离婚,真逃债”。此外,新出台的补充规定,明确对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予保护,基本解决了夫妻一方举债用于不正当的个人需求,而让夫妻另一方为此买单的利益失衡问题。

 

天下公理莫归于法, 法之所由莫归于理。不论是夫妻双方还是第三方债权人诉求法律无非是寻求法律的救济,无非是主张公理罢了。法律是各方利益的平衡,婚姻法司法解释补充规定,可见最高人民法院一直在尽力平衡夫妻双方、夫妻双方与第三方债权人之间的利益。

 

 
 

张萍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维德民间法律援助热线:4000-343-580

为外来务工人员、职业病患者、家暴受害人、未成年人、残障人士、慈善组织等提供专业免费法律咨询

接线时间:工作日9:00-18:00

合作/建议/投诉:info@probonochina.org

【维德咨询热线】告诉你一个必存号码,拿走不谢!

 
 

维德社会组织法律体检项目

为填写《社会组织法律体检自查清单》的社会组织,出具一份量身定制的法律体检报告,帮助社会组织了解了其机构是否存在法律风险与隐患,并为合资格的慈善组织提供后续法律服务。

【维德社会组织】来做一个法律体检吧!

 
 

让法律为每一个人服务

 

【维评】专栏由维德中心志愿律师组成评论团,就社会热点问题撰写原创法律评论文章。点击“阅读原文”申请加入评论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中,第24条关于夫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的条文一直受到争议,因为该规定造成了一些离婚后“被负债”的情况,根据媒体报道,近年涉及到第24条的案件数量激增,呼吁完善第24条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日前,最高法对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作出补充规定,在该规定上增加两款,自2017年3月1日起施行。那么,补充规定出来后,将带来什么变化?

先看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的规定:

 

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而根据最高法新发布的“补充规定”,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夫妻共同债务分为真实债务、虚假债务、违法债务。下面,笔者将从法律规定、法院审查重点、举证责任的分配来分析一下补充规定对于夫妻共同债务的划分。

 

违法债务即新增条款规定的“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违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第三人主张的,法院也不予支持。对于违法债务如果产生争议的是夫妻双方,举债方以个人名义举债后用于个人违法犯罪活动,举债人就该债务主张该债务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法院不予支持。举证责任在未具名举债的夫妻一方。

 

如果发生争议的是夫妻与第三人,同样夫妻一方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所负的债务不受法律保护,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举债用于违法犯罪活动的,法院亦不予支持。鉴于举债一方必然不会承认自己所举债务系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同理债权人肯定不会承认其知道对方借债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出借款项(或者是为获得高额利息而放贷),无法要求不承认该事实的人去证明其从事了该事实,因此,举证责任无疑落在了未具名举债的夫妻一方。

 

虚假债务即新增条款规定的“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虚构债务同样不受法律保护。虚假债务争议的焦点是债务的真实性,如争议双方为夫妻,则根据最高院的通知,法院要注意依职权查明举债一方作出的有悖常理的自认的真实性。

 

如果争议双方为夫妻与第三人,根据最高法院的通知及记者问答,法院需综合判断债务是否真实发生,防止仅凭借条、借据等债权凭证就认定存在债务的简单做法。最高法院的通知显然提高了对法院的审判要求,加强法院审判案件时对债务是否发生、如何发生进行更深入的调查,竭力还原事实的真相;但是法官是人不是神,真相已逝无法还原,只能努力接近真相,在审理案件时法官也只能凭借在案证据来断定债务的真实性,此时对证据的要求更严格、更严密,又由于消极主张的一方(主张该债务为虚假债务一方)很难去证明消极事实的存在,则自然会要求主张债权真实发生的一方提供更多的证据

 

真实债务又分为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与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债务由夫妻共同承担,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债务由举债一方承担。根据该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原则上“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真实债务的争议焦点为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若争议双方为夫妻举债方与夫妻未具名方,通常由夫妻举债方证明该债务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如证据不足,则其配偶一方不承担偿还责任。

 

如果争议双方为夫妻与第三方,第三人作为债权人只需证明该债务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对于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责在夫妻未具名一方,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不用承担责任。未具名举债一方不能提供证据,但能够提供证据线索的,法院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进行调查取证,对伪造、隐藏、毁灭证据依法予以惩处;未经审判程序,不得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可见,对于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总的举证责任在于未具名举债的夫妻一方。

 

综上所述,最高人民法院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二十四条作出的补充规定及通知,虽然对夫妻共同债务进行了划分,但是实操中举证责任依然加重在未具名举债的夫妻一方,而大部分法院审判工作中也已经是基本适用这种规则(证据规则)。

 

从立法的本意而言,天平的一方为夫妻,一方为债权人,似乎法律在倾向于保护债权人,然而,恰恰也反映了法律相信“夫妻同心”。

笔者认为,且不论如今社会道德沦丧的种种表象,婚姻作为利益交换的筹码,夫妻之间互相算计,但是,对外夫妻依然是一个整体,法意以假定夫妻关系和谐为前提,法律规定通常情况下发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债务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这是一种善法,同时也有效遏制了“假离婚,真逃债”。此外,新出台的补充规定,明确对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予保护,基本解决了夫妻一方举债用于不正当的个人需求,而让夫妻另一方为此买单的利益失衡问题。

 

天下公理莫归于法, 法之所由莫归于理。不论是夫妻双方还是第三方债权人诉求法律无非是寻求法律的救济,无非是主张公理罢了。法律是各方利益的平衡,婚姻法司法解释补充规定,可见最高人民法院一直在尽力平衡夫妻双方、夫妻双方与第三方债权人之间的利益。

 

 
 

张萍  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维德民间法律援助热线:4000-343-580

为外来务工人员、职业病患者、家暴受害人、未成年人、残障人士、慈善组织等提供专业免费法律咨询

接线时间:工作日9:00-18:00

合作/建议/投诉:info@probonochina.org

【维德咨询热线】告诉你一个必存号码,拿走不谢!

 
 

维德社会组织法律体检项目

为填写《社会组织法律体检自查清单》的社会组织,出具一份量身定制的法律体检报告,帮助社会组织了解了其机构是否存在法律风险与隐患,并为合资格的慈善组织提供后续法律服务。

【维德社会组织】来做一个法律体检吧!

 

 

维评

点击“阅读原文”填写注册表

加入维德志愿律师评论团!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