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维德法律服务中心>动态与分享 > 微信公众号文章
维评 | 武昌面馆断头杀人案后,你应该知道这些知识
 
 
 

让法律为每一个人服务

 

【维评】专栏由维德中心志愿律师组成评论团,就社会热点问题撰写原创法律评论文章。点击“阅读原文”申请加入评论团。

 

背 景

介 绍

近日,武昌火车站门前面馆发生断头命案,犯罪嫌疑人食客胡某与被害者面馆老板姚某因一碗面价格问题发生口角,继而引发断头命案。事后爆出犯罪嫌疑人胡某是精神残障者,其“二级精神残疾'身份引发公众对于精神残障者伤人后的法律责任问题的高度关注。

 

 

精神残障者伤害他人不犯法吗?

 

精神残障者伤害他人,“免责”是个误解。刑事方面的法律后果,民事方面的赔偿责任,同样都有。

 

2013年,新的《刑事诉讼法》规定了精神残障者的“强制医疗”程序。触犯刑法,严重伤人杀人的,当事人同样需要接受严重的法律后果,假如鉴定意见认为行凶行为是精神病引起,凶手可以“免责”,但需要被关在精神病医院里,强制医疗,而不是“无罪释放”。

 
 
 
 
 

 

被关在精神病院里强制医疗,处境和待遇,比坐牢还糟糕。很可能无了期地被关在精神病院里,失去自由的时间,比刑期还长。

 

所以,很多人误以为“精神病人打人不犯法”,这绝对是一种误解。

 

精神残障者伤人不需要赔偿吗?

 

根据《侵权责任法》,假如侵权者有财产,无论是否是精神残障者,也无论“行为能力”、“责任能力”如何评定,也要从其财产中支付赔偿款。属于无行为能力、限制行为能力人的话,侵权者自己没足够的钱支付赔偿,不足部分,由监护人承担。

 

事实上,大多数刑事暴力案件中,受害者无法获得经济赔偿,是因为罪犯太穷了,而不是因为是不是精神残障者。

 

反而,侵权者假如是精神残障者的话,那么受害者还可以向监护人追讨赔偿。如果侵权者没有精神残障因素,受害人就无法向贫穷的侵权者家人索赔。

 

 

 

因此,民事侵权“免责”,同样,只是个纯粹的概念。

 

真实情况是:伤亡事件中,只要是穷人,就有可能赔不起。

 

精神残障者是否比一般人更暴力?

 

近年来,媒体连续报道多宗精神残障者杀人伤人事件,让人觉得精神残障暴力事件很多,很可怕,应该有措施制止。

 

避免暴力事件,当然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但媒体报道带给我们的印象,以及带来对精神障碍者群体的恐慌,未必是恰当的情绪。现实生活中,凶杀案、对他人暴力殴打事件,以及交通事故造成的伤亡等,也经常发生在我们身边。诸如此类对公民生命财产伤害的事情,都值得预防,以此减少天灾人祸造成的伤害。

 

但在精神残障者群体中,个体差异很大,媒体报道中使用群体性称呼,就很容易产生对族群的集体歧视。大多数精神残障者者,没有暴力倾向。不能因为某个事件中的暴力使用者是精神残障者,就迁怒于上千万的精神残障群体。

 

事实上,精神障碍者的暴力行为发生率,并不比普通人高。瑞典在20世纪70年代的一项全国性调查,有暴力史的精神疾病患者仅占其总数的8%左右,而非精神残障者则有近20%曾使用过暴力。

 

滥用暴力伤害同类,这不是精神残障者才有的问题。把滥用暴力者关起来,这不需要医学判断。对待暴力,是否是精神残障,需同等看待,而不能把暴力与精神残障划上等号。

 

把精神残障者关起来,我们是否会更安全?

 

公众对精神残障群体的恐慌与敌意,会促成隔离政策的出台,但隔离政策并不会使自己更安全。

 

敌意隔离的政策,即是努力排查识别潜在的暴力使用者,把排查出来的人,关起来喂药,一辈子靠财政圈养。

 

这种歧视性制度,社会上的人都看得到,包括还没被排查出来的人。当精神障碍者群体感受到强烈的压迫和敌意时,他们就会去躲避这种敌意的制度。当中有问题需要帮助的人,不敢表达,不敢向人求助,问题反而被掩盖,这样,社会风险其实更高。

 

同时值得警惕的是,这种敌意的歧视制度,财政投入也是非常高昂的。双方会走入抓迷藏式的博弈局面。财政要投入多少资源,养着一群人一辈子,还要养一群从业者。这样无法实现安全目的的维稳机制,是个财政无底洞。

 

所以,事实是:敌意与歧视性的防范机制,实际上无法实现安全的目的,而且社会成本会越来越高。

 

支持这种思路的人,还需要考虑一下,你确信自己不会有朝一日被视为精神障碍者吗?不会被踢进敌对的那一边?

 

我们应该怎样对待精神残障者?

 

社会接纳与信任,以及善意多元的服务,才是解决之道。

 

精神医学的发展,是解决个人健康问题,医患关系的核心是信任;公共安全与暴力事件,应交给警察。

 

只有善意的服务,才让有需要的人主动求助。有效提升生活质素的多元服务,一定受欢迎。有需要的人,才会从躲避隐藏的状态中走出来,接受大家的帮助。问题获得解决,融入社会,精神障碍者还能成为服务社会的人,成为独立自主,承担责任的人,成为纳税人。

 

只有将敌意和歧视的态度,转变为善意的、关怀的服务,被隐藏的问题能获得解决,社会风险才会降低。歧视与敌意,才是暴力伤人的根源。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书记谢斌医生说过:“只有让恐惧社会的精神病人消除恐惧,回归社会,他们才不会让这个社会充满恐惧。”

 

 
 

黄雪涛  北京市地平线(深圳)律师事务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转发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