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维德法律服务中心>动态与分享 > 维德动态
维德立法参与|《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征求意见稿》修改建议
 
 
 

让法律为每一个人服务

 

【编者按】12月28日下午,维德中心与福田区社会组织总会联合举办《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征求意见稿》立法建议研讨会,维德志愿律师安勇刚、彭红瑛在研究讨论的基础上主笔撰写了立法修改建议,并将于近日提交中国民政部。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我单位是关注并从事慈善活动的社会组织,近日在贵部网站看到《民政部关于<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我们对这一“开门立法”的举措表示赞同和欢迎,并立即组织对《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征求意见稿)》(“办法”或“征求意见稿”或“办法征求意见稿”)和《关于<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征求意见稿)>的说明》(“办法说明”)进行了学习、研读和探讨,形成了以下修改建议,供贵部参考。

 

一、关于办法适用的范围

 

征求意见稿目前给出的办法全称是《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内容也仅涵盖了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开义务。《慈善法》第八章规定的信息公开是指慈善信息的公开,虽然主体是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开义务,但不仅限于此,而是同时包括了民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的信息公开义务(《慈善法》第六十九条一、二款和第七十条)和慈善信托受托人的信息公开义务(《慈善法》第六十九条三款和第七十一条)。

 

为了全面贯彻落实《慈善法》规定的信息公开制度,我们建议将办法名称修改为《慈善信息公开办法》,在办法内容上增加条款将民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的信息公开义务和慈善信托受托人的信息公开义务一同涵盖进去(就慈善信托受托人的信息公开义务,征求意见稿只规定了慈善组织作为受托人的情形,没有涉及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的情形)。因为相比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开,民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的信息公开和慈善信托受托人的信息公开涉及内容较少,没有必要单独制定细化规定。另外,虽然银监会和民政部于2017年7月10日共同发布的《慈善信托管理办法》规定了慈善信托的信息公开,但规定相对比较原则性,且其第五十六条亦明确受托人应当在民政部门提供的信息平台上发布慈善信息。因此,将慈善信托的信息公开纳入办法,对《慈善信托管理办法》下的信息公开也是一个补充和完善,并不会产生管理权责上的冲突。

 

此外,我们注意到《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下也不仅是规定了企业的信息公示义务,亦包括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和其他相关政府部门的义务。这一立法先例也可作为制定办法时的参考。

 

二、关于制定办法的目的和依据

 

征求意见稿第一条规定,“为规范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开行为,尊重和维护捐赠人、志愿者、受益人等慈善活动参与者的合法权益”。慈善组织也是慈善活动重要参与者,信息公开不仅是其义务,也是维护其合法权益的方式。同时结合上述第一点建议。因此,建议将此处修改为“为规范慈善信息的公开,尊重和维护慈善组织、捐赠人、志愿者、受益人等慈善活动参与者的合法权益”。

 

制定办法的依据不仅有《慈善法》,建议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以下简称《慈善法》)制定本办法。”修改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以下简称《慈善法》)等法律法规及有关规定制定本办法。”

 

三、关于信息公开的方式

 

(一)征求意见稿第三条规定,“在民政部门统一的信息平台(以下简称统一信息平台)”。民政部门有多个信息平台,因此建议修改为“在民政部门统一的慈善信息平台(以下简称统一信息平台)”。

 

(二)征求意见稿第七条规定,“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在开展公开募捐活动前,应当将备案的募捐方案,通过统一信息平台向社会公开。”建议修改为“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在开展公开募捐活动前,应当将备案的募捐方案,通过统一信息平台向社会公开,并可以同时在以本慈善组织名义开通的门户网站、官方微博、官方微信、移动客户端等网络平台发布。”

 

四、关于信息公开的时限

 

《慈善法》第七十二条二款要求“慈善组织应当每年向社会公开其年度工作报告和财务会计报告”,但没有明确公开上述报告的时间。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六条一款规定,“慈善组织应当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时限,将年度工作报告和财务会计报告在统一信息平台予以公开”,亦没有明确公开报告的时限。关于相关法律法规规定的时间,我们注意到《基金会管理条例》第三十六条规定“基金会、境外基金会代表机构应当于每年3月31日前向登记管理机关报送上一年度工作报告,接受年度检查”,《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社会团体应当于每年3月31日前向业务主管单位报送上一年度的工作报告,经业务主管单位初审同意后,于5月31日前报送登记管理机关,接受年度检查”。上述条文规定的是基金会和社会团体向主管机关报送相关报告的时限,以基金会和社会团体形式登记的慈善组织并不能直接援引该等规定作为向统一信息平台公开相关报告的时限。考虑到相关报告在报送相关主管或登记机关后需经审核和检查,我们建议将向信息平台公示相关报告的时间统一为相关主管或登记机关审核和检查后的某个时点。可以参考《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规定的企业公示年报的时限,将慈善组织公示上述报告的时限明确为6月30日前。

 

五、关于信息公开的内容和具体要求

 

(一)“重大”资产变动及投资、“重大”交易及资金往来的标准

征求意见稿第三条(四)项要求慈善组织公开“重大资产变动及投资、重大交易及资金往来”信息,第十二条二款规定“重大资产变动及投资的具体标准,由慈善组织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在本组织章程中规定或者在财务和资产管理制度中规定”,第十三条二款规定“重大交易及资金往来的标准,由慈善组织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在本组织章程规定或者在财务和资产管理制度中规定”。从办法说明中我们了解到,有关“重大”财产活动的标准由慈善组织自我决策并向社会公开,是为了既能体现自律,也突出社会监督。

 

贵部希望在“重大”财产活动的标准上由慈善组织自行掌握,赋予了慈善组织一定灵活性。只是如果办法不对“重大”设置一个标准,慈善组织在自我决策时没有参照,可能会无所适从,也可能导致不同慈善组织对“重大”的界定差异过大,或者对“重大”设置过高的标准,导致没有或极少有重大财产活动需要公示。我们建议可以对“重大”财产活动设置一个下限的标准,慈善组织可以在该标准之上制定更严格的标准,以确保重大财产活动公示制度的目的得以实现。

 

(二)秘书处组成部门的界定

征求意见稿第四条(三)项提到“下设的秘书处组成部门”。“秘书处组成部门”是指哪些部门,建议对此予以明确。

 

(三)重要关联方的界定

征求意见稿第四条(四)项界定的重要关联方包括“发起人、主要捐赠人、理事主要来源单位、管理人员、被投资方等与慈善组织存在控制、共同控制或者重大影响关系的个人或者组织”,对于何为“主要”捐赠人,何为理事“主要”来源单位,哪些管理人员需要公开,没有明确的规定。我们建议办法对此进一步明确,以统一慈善组织识别重要关联方的标准,提高操作性。

 

(四)关于人员薪酬公示

征求意见稿第五条(一)项要求公示“在本组织领取薪酬最高前五位人员的职务和薪酬”。根据办法说明我们了解这一要求是为了监督慈善组织是否按照《慈善法》要求“遵循管理费用最必要原则,厉行节约,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我们认为要求公示薪酬最高前五位人员的职务和薪酬可能无法完全达到这一目的。如果某慈善组织薪酬最高的前十位人员的薪酬非常接近,仅公示前五位的职务和薪酬并不能完全体现实际的情况。我们建议可以考虑要求公示“薪酬占慈善组织净资产或年度管理费用超过一定比率的人员的职务和薪酬”或者“薪酬超过当地社会平均工资一定倍数的人员的职务和薪酬”。

 

六、关于违反信息公开义务的处罚

 

(一)征求意见稿第二十三条一款规定,“慈善组织有下列情形的,依据《慈善法》第九十九条的有关规定进行处罚:未依法履行信息公开义务的;泄露捐赠人、志愿者、受益人个人隐私以及捐赠人、慈善信托的委托人不同意公开的姓名、名称、住所、通讯方式等信息的。”

 

《慈善法》第九十九条同时涵盖了“未依法报送年度工作报告、财务会计报告或者报备募捐方案的”情形。我们建议在办法中补充该情形,以保持与《慈善法》的统一。

 

(二)征求意见稿第二十三条二款规定,“慈善组织违反本办法规定的,民政部门可以责令限期改正。” 依据《慈善法》第九十九条的规定,慈善组织违反本信息公开义务的行政处罚措施不限于责令限期改正。建议修改为“慈善组织违反本办法规定的,由民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责令限期停止活动并进行整改”,以保持与《慈善法》的统一。

 

信息公开是慈善组织接受各方面监管的基础,对保护慈善活动参与者合法权益、增强慈善活动透明度、保证社会公众知情权、提高慈善活动公信力意义重大。我们期待办法的成功制定和早日实施。对贵部在办法制定落实中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

 

          致,

    礼

深圳市福田区维德法律服务中心

日期:2017年12月31日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